当前位置:主页 > 知识百科 > 文学百科 > 正文

三国王佐之才 本可复兴汉室却为保皇帝而自杀

发布时间:2019-05-11 21:13 来源:www.roadlady.com 点击:0
王允是完全可以逃生的。郭、李兵进长安,吕布抵挡不住,于是要王允和他一起逃跑,王允却没有答应。 一 东汉末年,董卓率兵进入洛阳,废少帝刘辩,立陈留王刘协为帝(汉献帝),放纵士兵大肆剽虏资物,淫掠妇女,朝野一片混乱。司徒王允在貂蝉天衣无缝的配合下,巧使连环

王允是完全可以逃生的。郭、李兵进长安,吕布抵挡不住,于是要王允和他一起逃跑,王允却没有答应。

东汉末年,董卓率兵进入洛阳,废少帝刘辩,立陈留王刘协为帝(汉献帝),放纵士兵大肆剽虏资物,淫掠妇女,朝野一片混乱。司徒王允在貂蝉天衣无缝的配合下,巧使连环计,成功地离间了董卓、吕布之间的“父子”情义,假吕布之手诛杀了凶狠残暴的董卓。

按理说,有了如此天高地厚之功,王允在政治舞台上应该有一个功德圆满的结局。然而,老天似乎是有意要与王允过不去,除掉董卓后不久,王允就死于董卓的旧将李、郭汜之手。不少人认为他自从诛除董卓以后,骄矜武断,不能控制错综复杂的局面,最终落得个悲惨的下场。

持上述观点的人,大约是这样认为的:不顾众议杀蔡邕,是他骄矜武断的表现;不懂得变通,逼反郭汜、李,是自取灭亡的直接诱因;乱军近逼天子,王允控制不住错综复杂的局面,只得从城楼上跳下。我们先来一一解读这些事件,分析事件背后的真实情况。

先说蔡邕之死。当时王允听说有人在哭董卓,便命人抓来,一看是朝野都为之尊崇的蔡邕,于是就痛斥了蔡邕一番。蔡邕赶忙请求免死,想学司马迁续史。这让王允不能接受,蔡邕如果像司马迁那样忠实地记录下那段历史,必然会令幼小的天子遭受到诽谤,还会使他们这些大臣蒙受批评!由此,王允缢杀蔡邕,实际上是在维护封建士大夫阶层声誉,维护皇帝的尊严。

不赦郭、李等人的原因很明显。事实上,郭、李作乱的真正目的和董卓是一样的,“杀天子谋大事”。青少年时就被誉为有“王佐之才”的王允对此不可能没有警觉。所以,“今虽大赦天下,独不赦此四人”是有他的道理的。遗憾的是,东汉这棵大树已腐朽到根,在乱臣贼子面前,显得那么不堪一击。王允见形势危急,便慷慨辞君,从容地自城楼上跳下,被郭、李二人手起刀落,砍倒在地。

此前,王允是完全可以逃生的。李、郭汜兵进长安,吕布抵挡不住,于是要王允和他一起逃跑,王允却没有答应。那么有人要说,不走也行啊,可以坚持到最后嘛,何必主动死呢?要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先来看当时的情形,看似优势在天子,但实际上占上锋的是手握重兵的臣下。一旦谈崩,手握重兵的郭、李二人就会督军猛攻,乱军之中,必然危及皇帝性命,闹不好就会玉石俱焚。

事实上,王允对自己必死的结局是有清醒认识的,他也抱定了必死的信念。现在,是王允实现诺言为国家“奉身以死”的时候了。李、郭汜,你们不是说只要我死了你们就退兵吗?那我来了!只要用我的死,能够换取皇上的周全,值!于是,王允主动赴死,除了换取皇上暂时周全的用意以外,还含有为诸侯勤王争取时间的深意。

什么是英雄?英雄就是舍得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整体利益最大化的人。王允用自己的生命为延续东汉王朝的生命争取了时间,他就是那个时代的英雄。尽管东汉王朝的生命延续得不是很长,但结果并不影响王允成为英雄。英雄在成为英雄之前,他的精神只为自己持有,而当他做出牺牲以后,他的精神就覆盖整个民族,为全民所有。

相关专题: 风云人物

相关资讯

刘备简介 三国蜀汉昭烈皇帝刘备的一生评价
刘备简介: 刘备(161年—223年),字玄德,东汉时涿郡(今河北涿州)人。中国三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、政治家。蜀汉王朝的建立者。刘备出生于没落的汉朝皇室世家,是西汉景帝之子中山靖王刘胜的后代。论辈分是汉献帝的族
三国部将典韦是怎么成为曹操的贴身侍卫的
典韦作为曹操有名的爱将之一,其一生为曹操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。相传,在公元194年,曹操与吕布在濮阳地区曾展开一场恶战,当时的吕布军队主要部署在濮阳的西侧,连绵不绝有四五十里地,当时的曹操采用深夜突袭的办
四大美女西施 史上最出色的“国际”间谍
西施本可以在她的小山村继续浣她的纱,颦她的眉,过她自己快乐而朴素的生活 。可历史老人却不同意,觉得这是暴殄天物,于是,先让勾践上演一出“卧薪尝胆”的好戏,然而匆匆将西施扯上了历史的舞台。 当初,勾践在越
三国时代最强“忍者”司马懿
汉末群雄割据,而后三国鼎立,为人们津津乐道,《三国演义》这部书更是让更多的人们彻底的爱上这段战争四起、烽火连天的乱世。乱世出枭雄,时势造英雄,同样的,三国也不例外,这整个的一个时期,涌现出了无数的枭雄
曹操怎样从匈奴的军帐中夺回三国才女蔡文姬?
“伊大宗之令女,禀神惠之自然;在华年之二八,披邓林之矅鲜。明六列之尚致,服女史之语言;参过庭之明训,才朗悟而通云。当三春之嘉月,时将归于所天;曳丹罗之轻裳,戴金翠之华钿。羡荣跟之所茂,哀寒霜之已繁;岂偕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