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女性情感 > 情感天地 > 正文

面对爱情,试着放手

发布时间:2018-02-25 17:17 来源:www.roadlady.com 点击:0
有一种心情,叫做痛苦。 有一种痛苦,叫做伤。 有一种伤,叫做离别。 有一种离别,叫做放弃。 有一种放弃,叫做选择。 不知不觉中,涉世不深的我经历了不少痛苦,也经历了不少伤、离别、放弃,还有选择,从大学毕业至今尚不到一年,可是其间我的经

有一种心情,叫做痛苦。 有一种痛苦,叫做伤。 有一种伤,叫做离别。

有一种离别,叫做放弃。 有一种放弃,叫做选择。 不知不觉中,涉世不深的我经历了不少痛苦,也经历了不少伤、离别、放弃,还有选择,从大学毕业至今尚不到一年,可是其间我的经历却让我尝尽了种种的滋味,心里一种欲说还休的感觉。 由于非典的原因,大学毕业前我没有找工作,那时只是傻傻地在学校等待解除疫情的封锁,等待毕业,等待和同学们的离别,想到这些,心中充满了复杂的痛,既是对外面世界的好奇,又是对同学们、学生生活的不舍。 七月,我们如期毕业,我回家呆了不到10天就收拾东西来到广州找工作。之所以选择到广州,是因为我暗恋了四年的女孩也选择了去广州。不过我兴冲冲地来到广州她并不会因此而领情,在和她见过几次面后,她告诉我,她不想在广东继续呆下去了,她要回家复习考研,我当时大吃一惊,冷静过后只是静静地对她说:“那你走的时候我来送你吧。”她点了点头。 接下来她要我给她买车票,我去售票处问过后发短信告诉她:“最近的没有,过了中秋节后才有票,你在这里和我过完中秋节后再走好吗?”我的言下之意是你以后再也不回来,就陪我一次也不行吗? 她回复短信:“不行,我就是要回去,你不要管了,我自己想办法!”看完短信后,我无语,只感觉心中有一股莫名的伤,久久难以散去。 过了两天,收到她的短信:“票我已经请人给我买到了,明天就从深圳直接上车,你不用来送我了。”面对自己深爱的人,就是这样分别了,失落、沮丧全部涌了上来。 告别了我爱的人,我想通过加倍努力的工作来忘掉这些不快。可是在我上班的那家台资公司,除了唯老板的马首是瞻之外,有很多无形的力量阻止了我的工作的进行,更可气的是台湾人似乎个个都高大陆人一等,经常拿大陆人开涮,而且通常都是直指大陆人的人格和尊严。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,我很难实现自己的价值,于是我边上班边找工作,找工作的范围仅限于国有单位,很多朋友知道我的工作取向后都不解地说:“你知道现在国有这两个字代表什么吗?代表落后啊,你想想清楚吧!” 我没有解释,只是心里默默地想:我宁愿落后也不愿意做台湾人的二等奴才。为什么说是二等奴才呢?我以前所在的那家台资公司有台湾人、马来西亚人、越南人和大陆人,台湾人是高等特权阶层,而马来西亚人和越南人则是台湾人的一等奴才,但就即便是一等奴才,他们在大陆人面前,也是有特权的,用北京话来说,那就得叫“爷”。当然剩下大陆人就什么都不是了。 时间一天天过去,突然有一天,我收到了她的短信:“你还好吧?广州现在找工作的情况怎么样?” 我心里很高兴,这说明她很有可能要来广州了,我立即回复到:“我还好吧,广州找工作还不难,你想来的话就尽快吧。考研情况怎么样?” “考研感觉一般吧,去广州的事我考虑一下。” 就这样,我又开始了傻傻地等待,整天沉溺在幻想之中。 一个星期后,她发短信过来:“我想清楚了,再见不如不见,相濡以沫不如相忘,广州我是不会再去的了,希望你以后快乐!” 我不想就此放弃,我拨电话过去,手机在接通后响了一下立即就被挂断,我发疯似地再拨,她再挂断。无奈我只有发短信:“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?“ “因为电话费太贵了!” 我无语:“原来电话费都比我值钱!” 我再次被打击,不过还不甘心,“那你认为我不爱你就会开心快乐吗?” “谁又能保证我们在一起你就会快乐呢?你早该找别人了嘛。” “我的心已被你带走,我拿什么给别人呢?” “我没有带走你的心,你还是另外找一个合适你的吧。” 我知道没什么好说的了,说什么都没有用。我决定不再去想,一个人收拾伤口慢慢慰藉。那些天,我有了回家的念头,想以此忘掉最近的不快。但是一周之后我又再次收到她的短信:“广州好不好找工作?” 我虽然不再那么高兴了,但是我还是回复道“还好了。在哪里?” “我这段时间在上海找工作,昨天面试了一家公司,居然只给八百,气死我了。” 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 “我想来广州看看。” “什么时候到?要不要我接你?” “明天下午三点。” “那好,明天我去接你。” 第二天,我请了假,准备去接她。我上了公交车,行至一半时,手机响了,我一看,又是一条来自她的短信:“我同学接到我了,我很累,明天再去找你吧。”当时我一股怒火一下就上来了,说好我去接她,中途又变卦叫她同学去接,有人接为什么不早说?我强忍心中怒火,回复道:“那你好好休息,明天再联系。” 第二天,我在上班时接到她的电话:“你知道广州的哪一个人才市场比较大一些?以前你是去哪个人才市场?” “我以前经常去××人才市场。那个人才市场还不错,去招聘的公司挺多的。” “你问问他××人才市场的地址是哪里?”突然间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电话的那边说话。 “××人才市场的地址是……”下面我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,告诉完她地址后我终于忍不住了:“我想知道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?能告诉你旁边的人是谁吗?你带个男人来找我帮忙算什么?你当我是什么东西?我希望你尊重我一些,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。” 不等她的解释,我就挂了电话。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,是解脱的痛快还是椎心之痛?我说不清、道不尽。为了她,我背井离乡,来到广州;为了她,我每个月省吃俭用给她寄生活费;为了她,我厚着脸皮去求公司的研发经理给她面试的机会;为了她,我也拒绝了别人给我的爱情……现在好了,一切都结束了,我又可以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了。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,我突然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,一看还不认识,我就没有理会。再打过来时,我不耐其烦接听了,但对方就是不说话。我纳闷地拨了过去,电话那边是她的声音,她告诉我她现在汕头一家民营企业,等考研成绩下来以后,她会离开那家公司。 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只是说有事联系我好了,你自己保重。 后来,她接到考研面试通知,果然辞职去北京面试,再后来她被××大学录取,我也跳槽换了工作,我们的联系也就告一段落了。她在最近的一封标题为“thanks” 的mail上这样写到: “我现在办公室可以上网了,可是我却要走了。我在网上找了份工作,在××,翻译,2500-3000,7号去面试,但愿还可以。你有女朋友了吧?我猜的。没猜错吧?希望你们真的相爱。我真心的祝你幸福。本来要去××面试的,由于很多原因大概去不了了。谢谢你的帮助。祝你们快乐!”

看着这封mail,我感到异常的感慨,我觉得我和她是否认识,为什么她的这些行为是我在学校所不了解的,她是否存在于我的生活中也是一个谜,因为自从我刚到广东和她见过几次面后,我和她几乎都是手机短信联系,除了她冷酷的言语之外,我丝毫感觉不到她的存在,我甚至觉得她和我不过是个网络上虚拟出来的朋友罢了。对我对她而言,只有选择放弃才能回到现实的生活中来。

相关专题: 婚恋心理